1

2

3

4

5

網頁更新:
2008 年 7月 30日

 

 

家賢政視


政治人才凋零:不健全的代議政制

筆者曾幾何時對參選議員抱有極大的期望。自預科開始接觸社區事務後,便醉心於社區工作,以義務的方式參與其中。不久,獲得多位黨內的議員邀請擔任議員辦事處的幹事及議員助理,曾於不同背景的社區中工作。由於本人自小為一個關心社區、重視社會公義、愛抱打不平的人,所以因此立定心志走向從政之路,為市民充權,服務社會。

總結這四年的社區工作生涯,我強烈感受到政黨發展及培養政治人才的局限。我於議員辦事處的工作期間,處理過多宗不同種類的個案,如公屋、大廈維修、物業管理、社區規劃、環境衛生、文康設施等。當累積了一些經驗後,便會發現社區上有許多問題是永遠不能得到完善的處理,甚至經常出現兩難的局面。這些問題,特別在於有關社區規劃、交通運輸及環境設施的事項,最為明顯。

議會內的實況

那麼各位朋友必定會直言?「區議員廢柴無能儦嚏I」。筆者當然不否認有某些區議員的確是廢柴兼懶惰,疏於政務。但事實上,香港有很多勤政愛民的區議員,不分黨派,長期默默耕耘服務社會大眾。一般市民對區議員有負面的看法一點也不出奇。當中的原因,在於區議會只是民政事務總署轄下最高層面的地區性諮詢組織,而不是一個法定的機構,所以根本沒有實權去指令政府部門的工作。再這,出席區議會的政府官員的職級大多數是屬於該分區下的專員或總監,並不是決策級的官員,所以各位朋友於區議會會議上可經常聽到官員們千篇一律的回應?「多謝X議員的寶貴意見,我]會積極地去研究有關問題。」。由此可見,並不是區議員「唔做洁v,而是制度及權力所限。而該些地區專員或總監們,由於他們只是負責執行由決策局制定的政策,所以地區官員在區議會上回答議員時也有其難言之隱。

區議會的由來

港英政府早於1982年開展地區行政的計劃,全港分成19區(現時為18區),各區都設立一個地區諮詢議會。每個區議會都屬民政署轄下的地區諮詢組織。區議會不同於市政局,並不是法定的機構,沒有獨立的財政(市政局透過文康設施的收費作為其收入),又沒有直屬部門執行議會的指令(市政局轄下的市政總署為直屬執行指令的部門),只是成為政府在地區上為政府政策收風及放風的諮詢組織,可見區議會的權力少得可憐。現時區議會甚至連邀請與會議議程有關的政府決策官或公共機構出席會議都有困難。因為大部分高級官員及機構內部都知道區議會的決議實質上無法律效力、可理不理,如果傳媒對那區議會的議案不太重視的話,有關的機構及決策局官員不但不出席會議,可能連回應文件也欠奉!

區議會的設立,對港英政府來說,是為了協助政府分擔地區上的事務,化解地區上市民與政府的紛爭,作為官民之間溝通的橋樑。正因為上述區議會的職能某程度上可以補足市政局與社區的連繫,韖合市政局負責處理市政事務和制定政策,再加上立法局負責制定及審視法律,一個分工細緻、全面性的三層議會代議政制就此確立。

當時,英國佬知道香港必須要交還中國,加速建立及推行地區行政的原因是希望還政於民,加速民主化,從而培養本地政治人才,以達致九七回歸後香港能順利達至「港人治港」。米字旗政府留給香港人的寶貴東西,包括完善及獨立的法制、可信的金融制度、人權及自由的充分保障,以及一個全面性的三層議會民主代議政制。各位朋友可計一計,經過建華七年之亂,香港現時只剩下法制及金融制度得到健全的保持。相信筆者在此以「香港的千古罪人」來形容董伯伯絕不為過。(我的祖母告訴我,其實我家與董太確實有遠~遠~遠房親戚的關係,不過,建華七年之亂對香港的負面影響太大了,親戚都不能俾面!)

代議政制被破壞

筆者於本文暫不談人權及自由的問題,只談代議政制被破壞的悲劇。回歸後的建華二年,市政局被昏君粗暴地下令解散。殺局後成立的政府部門(包括康文署、食環署)在這7年多的時間,各位可有看到他們的低劣表現?如泳池紅蟲事件,清道夫蛇王等問題暴露出負責市政的政府部門在缺少民意代表(如市政局議員)的監察下,工作表現常處於不合格的水平。有市政局的時候,市民可向市政局議員投訴市政的服務水平,市政局議員可在局內「下令」市政總署進行改善。但現時區議會只是諮詢組織,區議員只可以向有關部門「反映」市民意見。該些部門的代表只需在會上接受議員的質詢,便可胡混過關,草草了事。可見現時的制度體現及突出了傳統公共行政中官僚作風的弊病。

殺局直接破壞了分工細緻的三層議會代議政制所發揮出的功效,而且也直接導致香港政治人才凋零的局面。

趙家賢 @ 民主黨

本文章為趙家賢於明報Blog內Roundtable Section中政策政論的著作。

 

 

(c) 太古城區議員:趙家賢社區資訊網 http://andrewchiu.net ~~~ All rights reserved.